您的位置:

首页  »  经验故事  »  少妇的淫孽-洲欧美

少妇的淫孽-洲欧美
洲欧美了!在不自主的快慰下同时无可奈何地感受着那鬼射出的东西灌满自己的下体,不知道是因为异样的高潮还是冰冷使她饱受摺腾的身体渐渐地麻木,她又昏迷过去了。 ---------当尹玲再次醒来已是清晨时份,看到丈夫还在熟睡。才呼了一口气以为她恶梦终于过去了,忽然一丝凉意透来才发觉自己全身赤裸,更感到屁股下湿凉腿间也是湿湿涎涎的。她不禁心头一惊,马上张腿一看------赫然发现自己阴道口正溢淌出深灰色很浑浊的浓稠液体。那些液体发出的腥臭味道就是,就正是昨晚梦中家翁鬼魂身上的腐臭。[难道……昨晚的梦是真的……家翁的鬼来搞自己……。?]尹玲顿时全身发冷颤抖起来。望着那一滩浓液她仍然不相信不接受,但是自己的下体仍然渗流着那……那是鬼射出的精液……。。怕丈夫在外担心,尹玲还是没把此事对他说。她将这可怖的经过告诉了母亲,母亲听了也吃惊不已,知道女儿撞邪了,于是托朋友介绍在村郊里请来一个学法的道士,準备女作驱邪。 那一日傍晚,尹母便带着那道士来了。他是个蛇头鼠眼形容古怪的矮胖老头,皮肤黑黄下巴长了一小撮羊鬍子有六十多岁。一身土黄色道袍头上一顶灰道帽。一看就知是个土里土气的乡巴佬。走路却一摇三摆十分神气。他带了一个十多岁的小道士。让小道士在一旁拿法具。 这老家伙一进门看见尹玲是如此丰满秀媚的少妇,不禁心头大喜。原本打算做一个小时的法事如今决定只做半小时了。咀边胡言乱语手上把剑舞弄了一回。他便叫小道士收拾东西。就和尹玲她们到客厅坐下。这老家伙一面的神色凝重,他说:尹玲命带阴孽,容易受色劫之灾;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信口雌黄地进行惯骗,吓得尹玲母女担忧不已。尹玲母亲哀求他帮助女儿驱除灾孽,表示不怕花多少钱。那老家伙当然是装模作样一会,然后作憝厚状对尹母说:唯一法子只能是帮你女儿从体内去清阴气才可逐出阴灾。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无可想之下尹玲说不过母亲迷信,而她本身也是极怕吓唬的,无可奈何就只好带着老道到自己房间进行驱孽。尹玲在老家伙的哄骗下羞涩地脱了下衣服躺在床上,由老家伙用朱沙涂沫全身。老道士一双淫眼放出邪光扫射身前这个让人垂涎的美媚玉体。雪白透红的肌肤已经让人怜爱,那胸前一对浑圆坚挺的大奶子就着实任何男人手痒,还有一双玉腿之间芳草萋萋的秘地更让他跨下的那具老肉难受。如此迷人春色使不禁老道士心头一阵兴奋,他恨不得马上捏住那对肉团将它们搓扁一口一个吞下肚去。然后辨开她双腿就将阳具插入淫穴捣她一个稀巴烂。 他正浑身发软而是阳具却暴涨得老“挺”,从腹部将道袍撑起一个包来。可他老道士还是得强压住兽性,张开两只肥厚的手掌强加镇静地伸出去,他从尹玲脖子开始涂抹朱沙粉。当他擦到那对诱人的肉球上,双手不禁一软几乎失控要用力捏住。但还是咬紧了牙关拼命忍耐继续扮作从容正派地涂着。直涂过了尹玲大腿内侧。他四肢百骇尤如千万蚁咬的麻痒激动,气血翻涌呼吸睏难。这时他命令尹玲起来转过身背朝天趴跪在床上。老道士也爬上床去跪在她身后。 尹玲知道自己的阴户正袒露在个男人面前时不禁更加羞愧。自己这样放鬆是等于“引蛇出洞”。而且老道士到底也是个男人,怕他万一有所不轨就会让他乘虚而“入”了。她不得不转过头去看,却见老道士右手提着一把尺多长的小木剑,一边口中念经。[道师……你]她正想问,老道士一面严肃地说[太太,你的阴气聚于体内,我现在要用法剑替你剔走鬼毒,你忍着点],[道长,这……要把剑……插那地方…不卡高清免V中…]! 尹玲不得不心头疑虑就还想问。却见到那老道士一脸的庄严再加上听到那“鬼”字。不禁怕得不知说什幺了。想到刚才人家是多幺的正派;丝毫没有占便宜的举动。于是尹玲只好转回头去不看了。 老道士见她信服了咀巴掀起一角淫邪地笑,他挨近尹玲身后一边念诵一边使剑尖伸到两条玉腿之间。他以剑尖撩拨粉嫩的阴唇和逗人的阴蒂意欲挑起尹玲的情慾。尹玲被他这样一撩动忍不住咬咀唇低声哼叫[呀。。哟]。如此猥秽刺激的拨弄,她这个年少妇人怎能不当一回事,正觉得那又尖又长的东西在下体左撬右撬地搅弄不停,一阵阵麻痒那当。阴户自然地渗出一道淫水,更潺潺地流溢不止。 老道士知道她开始动兴了,顺意地将木剑轻轻推入阴道五六寸深,跟随着左右地翻转前后抽送起来。他一边淫笑一边以最挑逗的方法尽力地弄,阴唇因剑身的翻转又张又合发出了[啧啧……]水声。 尹玲受这一搅弄不自住地全身连连打颤并低声呻呤。又慌又急又怕又羞的心情乱了她的思想,不停地咬着咀唇抵抗要呼喊的意欲。老道士见她动情就更进一的挑拨,他一下将木剑拉出这下竟带动了阴道里的迫力溅出一道水花。那阴户真是山溪水满粉嫩桃红的可爱。老道士将湿碌碌的木剑丢在一旁他说[太太,你中的鬼毒不浅啊。非要帮你吸出来不可了,你再忍一会吧]尹玲在那迷惑与欲念里已不能分析他的说话。老道士也有些心急了迅速趴下来,跪伏在尹玲身后双手按住她耸后翘高的屁股,轻轻扳着大腿肉让腿内侧的情景更加突显。 他的头靠过去一张咀就吸住那湿润骚美的阴户,拼命地吮嘬肆意地吸动阴唇阴蒂。以他粗厚的舌头钻进阴道内挖扫。温热又灵活的舌头代替了僵硬的木剑,更加刺激了尹玲的慾望,她已无多余的理智去想那老道士的举动真伪,至从夜晚受到家翁鬼魂的侵犯心情就一直不安,丈夫以为她还在为过去的事伤心也很体量,结果有三个多月都没有做那回事了。一个就如春芽待长的新婚少妇碰上这个存心挑拨又手段淫猥的老家伙,肉慾便是一发不可收拾了。这个时候她纤腰带动了肉臂作出了诱人的扭摆。诱引得老道士的大咀急切地追着她的嫩穴去吸。在老道士的整弄下尹玲终于开始低声叫淫起来。 老道士知道时机到了,不可错失这紧要的关头,他马上抽回手撩开长袍拉下裤子,从裤裆里掏出跨间一具龟头肿涨紫黑,肉身肥大的短小凶捍的肉具。那淫根正是怒不可歇地暴突而出翘首向上示威。昏乱中的尹玲根本未发觉男人的生殖器已向自己下体逼近呢?老道士跪着上前几步贴近她身后,一手扶住尹玲的屁股一手扶着自己的阳具对準了热气腾腾的淫液涎流的阴户口,然后背一弓腰一沉再向前一挺,那大龟头迅速利迫开了阴唇。他再用力向前一兀,[吱……]的一声,整根粗大东西一下捅入阴道去了,[呀……]体内被这火热的阳具一袭尹玲禁失声叫出来。[不要。。放开我……放开我……]尹玲叫着。 她不用多想这绝不是木剑,而是男人那具坏东西。惊慌下尹玲正要用力摆脱那根东西。但老道士双手已将她腰部钳住,将她并向后拉自己再使劲向前挺送阳具,只是几下送入。尹玲只觉那根火烫的东西完全地深入自己体内了[不……]她追悔莫及了。 老道士兴奋地摇曵了几下说[太太,别怕贫道来为你驱出淫穴的鬼毒了,嘿嘿……我的大阳棒会治好你的啊]老道士露出本来面目,现在是不客气的大力大力地挺动圆桶似的腰部。故意发狠地顶送他的肉具[呀……好窄的骚穴啊……好过瘾……]。尹玲尽力地想抗拒[放开我……不要啊。。快放开我]。很文无码有码亚洲尹玲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了变成[唔……呀……]的呻吟。 老道士很久未尝过这样的美妇人了,他发劲抽呀插呀的,更伏在尹玲背上,一边伸手去托住尹玲身下晃蕩乱弹的乳球,这下他可以任意捏过够了,两只大乳房像面团一样被搓得变型。他一边急剧地耸动他两面边肥大的屁股,油油的肚腩不停撞打着尹玲雪白臂部。一堆粗硬阴毛刺得尹玲屁眼疼痒难当,使她更加[咿呀。。]地低吟起来,她的理智已被老道士的阳具一下一下顶出了脑际,只知身不由已的沉蕩在男人阳具带动的欲海当中。老道士的奸弄竟使她有从未感受过的性慾境界,她的性慾正在老道士的狂插下烧发全身。 当他们正在苟合得男的疯狂女的迷乱时,突然尹玲的母亲在外边敲门问[玲……你没事吧……]听到这声音,房内的两人者都吓了一跳。老道士一下定住了运劲的屁股,他阳具停滞一刻间尹玲也被母亲的声音唤醒了一点理智。这时又听她母亲在门外问[玲。。你没事吧。。快应我。。]老道士怕她母亲进来这样的美事就亏了。马上抢先开口说[她没事,我正为她驱邪,她有点头痛而已],谁想到现在尹玲竟然心中犹豫起来了,她想母亲进来阻止老道士对自己的姦淫,却又怕此情此境着实是难为情的,万一不小心丈夫也知道了就是天大的冤枉了。 反正老道士都已经干入来了完不完成性爱也是给他奸污了,而且她发觉那阳具一停止运动下身反而有点渴望起来。她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老道士更不敢作声。他先放鬆了扶住尹玲腰部双手先看她的反应。[咚。。咚……]敲门声又响了。 这时终于听到尹玲用力地向门外说[妈……我没事,你在外边等吧]。听尹玲这幺说老道才松一口气,脚步声走远了。尹玲在茫然地轻轻呼喘着。听见老道士说[嘿嘿……你真是个淫蕩的太太呀。。嘿很久未尝过男人的肉棒啦,好好好,贫道给了操一回够爽的]。 老道见她不反抗正是宽下心来,他再次运动起肥腰作猛烈的抽送。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入地打进尹玲阴道内。尹玲只觉得身心都在老道士阳具的沖撞下崩溃了,一波接一波的抽弄捣挖动作加上从未有过的乱交和被迫奸的奇异情慾感觉,使她不得不承认老道士这条阳具给了自己快活,她竟然屈服在强行侵犯自己的男人阳具之下。积压的肉火和惊慌还有不自主的渴望使她脑子空白。她的上身随发软了的双手不能支撑下趴伏了下来,只仍然耸后了屁股任老道士在后边跃马驰骋。 身体渴望已久的高潮越来越近。而狂态毕露的老道士也临近射精的阶段,活像一只久未交配的老年公狗。几乎是整个人擒上了尹玲背上,这种狗交式的体位最适合他那根粗短的生殖器。除两颗阴囊外连根部也插进去了。 从他张大的跨间看到吊下来的大卵蛋正随阳具的推进而激烈地跳晃着,阳具飞快的抽出插入使紧窄的阴道挤出淫水时[吱……吱]作响。老道士抱紧了身下这具任自己操的肉体,久未有过的性交快感还有那种像处女一样的紧凑,使他要喝起采来[呀啊……好舒服啊……骚太太,你的小穴操得老子真够味道,哼哼。。怪不得你家翁做了鬼也不放过你啊……哈哈]。 老道士的阳具已涨到了极限,快感也带动来男人抽插最后结果了。刚才是抽出一半再一下插到底的大动作调戏,现在是使劲蹬着双腿做又密又急的顶送。反复的挤压使溅出的淫水沾湿了他的小腹。一身肥肉也汗如水滴。急切的发洩欲令他不要命的狠干,阳具的抽动好像一台失控的打木桩的机械,似乎想把尹玲的子宫顶穿。尹玲在迷乱的欲海中也感觉到男人加强了力量,她也明白这是男人完成性交的最后过程。但脑海已被人家插得一不卡高清免V中团糟了,女人敏感地带一但受製便有心也是无力了! 主动权在男人阳具上不由她想到后面的事情。原始的交构已不是道德伦理所能阻止得了。这种生殖的天性是如此平等,不论老少,只要有那两具雌雄器物就能配合一起。另一方面也是女性的不幸。就像尹玲对丈夫忠贞但还是在男人姦淫下而屈服于原始性!在老道士兽性大发的肉体磨蹭下她已高潮涌现,小腹内一阵麻痒抽搐,大量温热淫水由兴奋的体内流淌出来。[啊……啊……]她不能受落地叫喊出来。 老道士这时也掐紧了她两边屁股。他也在要紧关头上,看来他这把年纪也不容他坚持多久,麻快的极限使阳具阵阵发酸,只见他全身一下打颤接着腰部一震。他低声吼着[啊呀……骚太太,我,我给你操个娃娃来,啊……]下盘一发酸阳具根部一股力量往上激涌,就要从前端暴发出来了。 他死力将耻部抵住尹玲屁股间,阳具直推到子宫口处,他全身一抖一松龟头上的劲力一收一放立即就像开香槟汽酒一样,马眼一张,精液一股脑地迸射而出。[啊。。不要这样呀……不要……]尹玲在迷乱中也注意到自己体内蹦跳的阳具的活动,一下心跳想到这要命的后果时,但也只能是歎一句为时已晚了。一股股的浆液逼到了体内空虚的地方,很快涨满了子宫,浓液从下体灼热了全身。 老道士一炮发过顿觉精神爽快轻松舒畅,那种绝对的征服和直接洩出的快活真是不可名状。但他仍向前抵送着阳具,每抵支一下阳具就挤出一股浓浆,他要把剩下的存货都挤给女人里边去。像真个要搞得她成孕不可。[啊……。呀唉……]老道士发出雄性最大满面足的呼声,射精的余韵使他仍捨不得将淫具抽出,依旧占据着给征服的女人的阴道。尹玲就在他注入的大量浓热液体激发高潮的酥软晕玄作用下虚脱在床上。闭上了眼睛不住地呼喘。 那老道把快感挤尽之后,驱体内之邪的法事终于告一段落!尹玲无力地收拾了一腔的慌乱羞涩,然后只好略作从容的步出房间.而老道爽了这回,当然浑身舒畅.一副严正的表情仍然毫不知耻挂上了!对这老光棍来说,要再编些话来哄房外的尹母实在一点不费心。 夜暮临近时,老道再吹唱一轮姦文,摇响了的法铃一下收住.几张黄条从他手上“攀”上了房子的四个角落.法事便是功德完满!那老道说:[太太,这场功德算了了,但你的命数有定,也应处处小心.日后若再有不妥,你只要给我电话,我一定马上来助你一臂之力.]哈哈---说就完干笑两声.尹玲强作平常的谢过了老道,叫母亲回家顺道送道长下楼关上了大门,尹玲看着墙上的黄条发呆好一会.正想进房休息身心的疲累.忽然,一把沙哑的声音从地下传来----------[嘿........我的好媳妇.....嘿....我好想你呀....!]尹玲顿时脑袋一阵又麻又涨![不...我不要..!]她背转身想打开大门之际------一股无形力量已将她从后拖走,她四肢无法动弹,只知道自己一下子身体已经凌空。 她被往后带飞起来,一直飞往房间,房门[吱]的一声敞开了,里边漆黑的一节迎接了她。又一下无形的外力拉扯,一身衣衫尽被撕脱剥落。尹玲闭起眼咬着了下唇不再作声----她全身赤裸地张开着四肢,雪白的玉体一下被房内捲出的黑气缚住了,迅速被扯入了房间。[嘭]一声响---房门沉重了关上了!沉静的房子又蕩起那沙哑的笑声[嘿............]一阵奸邪的笑声回旋在这房子间,几下阴冷的风在房子中拂旋起来,一下就颳掉了墙角上的四道刚贴上的黄条..........不卡高清免V中